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琼琼  

2013-07-15 03:59: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位临时有点事,要到北京出趟差。打开电脑,在中国铁路售票网一查,还有硬卧票,就预订了一张下铺。

叫上司机小夏,急急忙忙赶到上海站。

进了卧铺车厢坐下后,见对面铺位上有个穿着蓝色T恤、短裙的中年女士在看书。

车子开动后,女士把书放了下来。

“琴琴,看什么好书,看的如此着迷?”

我笑着问道。

女士一怔,笑道:

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小啊。

女士说话时,脸上露出兴奋、惊讶、愉快的神态。

“国哥,去哪里。”

这个被叫作琴琴的女士接着问道。

琴琴家和我家是邻居,琴琴和我妹妹琼琼又是同班同学,小时经常来我家玩。两人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去接琼琼时,琴琴时常跟着一起回来,路上只要琼琼说,哥我走不动了;琴琴也接着会说,国哥我也走不动了,......

长大后两人都考上了大学,琼琼进了法学院,琴琴进了师大,毕业后,琼琼在海成中级法院工作。琴琴在海成一所中学任教。

“和宇宙相比,地球是不算大,否则为什么叫地球村。”

我笑道。

“琼琼知道你去北京吗?”

琴琴问道。

“不知道,琼琼在法院工作,忙得很,告诉她也没有时间听。再说,我经常会出差去北京。”

我说道。

“是很忙,几次同学聚会,要她来都没有来,说没有时间,气的我跟她说,你不是在享受孤独吧。”

琴琴说。

“可能法官职业有时需要回避吧?有一次周末,我要她到我这里吃晚饭,你嫂子忙了一天,买了不少菜,结果琼琼走到一半,被我顺口说的一句话,差点把这顿饭给搞黄了。”

我说道。

“怎么了?

琴琴问。

“我看琼琼晚上六点多还没到家,就打了个电话给琼琼,问她到了那里,顺便说了句,单位同事老李有个房产纠纷在你们院里,有些事托我问你一下。放下电话还不到一分钟,就接到琼琼发来的一个信息,说她晚上有事,饭就不来吃了。”

我说道。

“真没有来啊,那我可要批评她了,要回避也不能六亲不认。”

琴琴笑着说。

“结果还是你嫂子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你哥已保证,吃饭就吃饭,不扯其他的事,这样才来的。”

我笑道。

   “为了给她赔不是,吃了饭以后,我还特地削了一个梨子给她,说给她赔梨(礼)。”

    我说道。

琴琴笑了起来:

“你这个当哥的,宠惯了琼琼。”

“我也主张法官办案要公正,不能徇私枉法。所以,琼琼到法院工作以后,我跟家人都打了招呼,不能去找琼琼办跟案子有关的事,家人都理解,亲朋好友,单位同事等,就不一定都能理解了。尽管如此,原则还是不能违背。”

我说道。

“去年审理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案件,琼琼当审判长,我约了几个同学去旁听,大家感觉琼琼穿着法袍,坐在审判席上,端庄稳重,语言规范、准确、文明,风度甚佳。同学们都说,中国法官不比外国法官差。

琴琴说道。

“进了法院以后,又去读博,读了书,总要回报一点吧。”

我笑道。

“还有一次,我在外面办事要路过海城法院,就打了个电话给琼琼,说下班后不要去挤公交车了,我开车接她回家,琼琼答应了。快下班的时候,我赶到了海城法院。车停在海城法院门口,我进到海城法院里面去找琼琼,路过小审判庭的时候,听到里面说话声音很大,就往里面看了一,结果看到琼琼一个人坐在审判席上。没有法警,也没有律师,只有一个书记员在做记录。当事人有十几个,你一言,我一句的,说话声音又大又杂,情绪也很激动,但琼琼始终平和的目视着说话的人,认真的倾听着......

 在车上,我跟琼琼说,你修养挺好,当事人说话声音那么大,你却气定神闲,不慌不忙,不恼不怒。琼琼说:刚才在调解一个山林纠纷。处理民商事纠纷,当事人情绪偏激是经常会发生的事,但法官要冷静。角色不一样,角度不一样,心态不一样。别人有话,要让人家说完。你可以告知当事人诉讼要遵守的一些规则,并时时提醒。当事人到法院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找法官吵架的,所以,尽量做到公开透明,不要让当事人产生误解;尽量让当事人把话说完,把意思表达清楚;至于当事人态度,情绪有时激动点,不要去计较,超出了限度,就要制止了

琴琴说

“群众法治理念、法治信仰的养成,与执法、司法行为有密切的关联。”

我说道。

“是啊,我记得上次琼琼跟我说,不管是调解还是裁判,能依据事实和法律办案,又能把调解、裁判的道理说得清透,才能达到输赢皆服的目的。”

琴琴说道。

“当一名女法官也挺辛苦的,那次下班后,我送琼琼回家,车到了后停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她开车门下车的声音,回头一看,她竟在车上睡着了,当时我眼睛都有点湿,真不忍心把她叫醒。”

琴琴动情的说道。

“是很辛苦,晚上忙到一两点钟是常事,她爱人讲,家里也成了她办公地点。”

我说道。

“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跟同学讲,你们有什么跟案子有关系的事,都不准去找琼琼,琼琼也不容易,不要使她为难。谁要是为了案子的事去找她,我跟谁过不去。同学们听了都笑起来,因为大家在一起读过书,都很了解她。琼琼当了十多年法官,也确实没有那个同学为了案子的事去找过琼琼。不过琼琼人缘关系挺好,同学有什么其他事,她都很热心。上次我妈住院,我们都不在家,结果琼琼每天晚上在医院陪着我妈,陪了一个星期。

琴琴又说道。

    “她老公挺好,没有大男子主义,家里的事全包了,去年琼琼被评为全省优秀法官,她老公跟她开玩笑说,这里有我的一半吧?琼琼笑道,全算你的吧。”

我说道。

“现在网上流行找对象,男士要找海成的,海成的男士聪明灵活、礼貌、修养善待女性,承担家务,以忍耐顾全大局为风度。
    琴琴笑道。

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了以后,里面传来了琼琼的声音。

“哥,你去北京也不告诉我一下。”

“我有时间告诉你,你也没有时间听啊。”

 我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去北京?”

  我问了一句。

“下班回家,妈告诉我的。”

琼琼说道。

琼琼很孝敬父母,父母经常跟人说:生儿不如生女。

“有没有什么事要我办的。”

我问道。

琼琼小孩在北京读大学。

“你有时间呢,就到学校去看看我的儿子,带点水果去,就说我要你买的,省得儿子一打电话,就说我一点都不关心他。”

琼琼说道。

“有空没空我都一定去,不过你不要反悔,等一下又说,不要我去了。”

我说道。

“怎么会呢?”

琼琼笑道。

“琴琴也在车上,就坐在我对面,也去北京,你肯要琴琴去呢,还是要我去。”

我笑道。

   “那么巧,当然肯要琴琴去。琴琴当过儿子的班主任,儿子小时还在琴琴家住过一段时间。儿子很听琴琴的话,跟琴琴说起话来比跟我说话都多。叫琴琴接电话,我跟琴琴说。”

     琼琼

我把手机给了琴琴。

.........

作者:陈建国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