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枷刑颂  

2013-02-05 20:02:51|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笛福

喂,象征耻辱的皇枷,向你打个招呼,

你要对付的本来是想入非非的狂徒,

大丈夫却不把你放在心上,

戴上你也决不会感到痛苦。

当众受刑不见得就等于丢掉脸面,

无罪而受辱对一个人并不能损害分毫,

这不过是空闹一场,引大家哈哈一笑,

聪敏和有见识的人永不会被它吓倒。

美德藐视人间的一切讥嘲,清白愈受到诽谤身价愈高。

我高站在你的皇凳①上举目眺望,

看看命运之神的安排会是什么模样,

真是天道难测,人事无常,

我们的见解只是鼠目寸光:

老实人倒成了歹徒看热闹的对象,

这全是因为世人糊涂荒唐。

什么人什么罪在这里都视若同等,

罪恶经常逞凶,善良反倒遭到严惩,

看看那些市井暴徒是如何黑白不分,

全是些以嘲笑别人为乐的流氓恶棍。

乌合之众那能够胸有城府,评事论人,

脏人只会说脏话,是非和法律一概不问。

①这是指戴颈手枷者所站的高凳。——译者

有时候,为了叫诽谤更象真话而鱼目混珠,

你那高贵的枷孔里边锁过几个倒楣的歹徒;

然而在党同伐异,法律都趋炎附势的时光,

谁能够从刑罚上弄清功过曲直?

连法律都学会了看风使舵、卑躬屈膝,

往日的功绩今天都成了杀人的罪孽;

时势不同,行为的色彩也变幻不定,

此一时的罪恶本是彼一时的功勋。

你本是威风凛凛的国家大刑,

坏蛋良民对你却都不畏敬;

因为前一种人都是欺法玩刑的惯犯,

后一种人由于清白无辜而理得心安。

在你那虎口般大张着的枷孔里,

每一代的国事犯受过多少熬煎?

单凭吉凶祸福判断人的善恶,

世人在这上面受到过多大欺骗?

伟大的刑具啊,请你告诉我们

怎样想通国法的公正;

巴斯特威克①、普鲁恩、亨特、荷林斯比帕依②和普里恩③,

都是品德高尚纯洁无瑕的好人,

他们有才气,有见识,机智绝伦,

后人里有几个比得上他们的学问?

他们和以后臭名远扬的富勒④与奥茨⑤,

难道应该受到你同样的惩治?

饱学的赛尔丹⑥曾陷身法网,

就连他也差点被你锁上,

眼看他就要登上你那巍峨的宝座,

可惜你份内没有那样多的荣光。

伟大的赛尔丹是一代圣贤,

一旦他在你的台上胜利出现,

那么,赛尔丹站过的地方谁还会躲闪,

从此,谁戴上你也就再不会满腔愤怨。

①约翰·巴斯特威克(1593—?),由于写书攻击大主教和罗马教皇,被削去双耳,戴颈手枷示众,并终身被监禁。——译者

②均为戴过颈手枷的人,事迹不详。——译者

③威廉·普里恩(16001669),法学家和考古学家,也是由于著书立说而受到迫害,曾两次戴颈手枷示众。——译者

④威廉·富勒,十七世纪英国的一个告密者,曾于1691年末诬告许多显要人物谋叛,1702年被高等法院判处重刑,并戴上颈手枷示众。——译者

⑤提托斯·奥茨(死于1705年),告密者,曾于1678年密告所谓“教皇派阴谋案”。1685年受枷刑。——译者

⑥约翰·赛尔丹(15841654),名学者和考古学家,在詹姆斯一世和查理一世两朝,都曾经因为得罪国王下狱,但没有受到枷刑。——译者

遭冤狱,受迫害,无损于一个人的名望,

你不能使真理和正直受到任何损伤。

要给别人脸上抹黑不是件好玩的勾当,

一不小心,害人者自己会弄得满身肮脏。

那无辜被枷号示众的牺牲者啊,

判你刑的人受的谴责要比你更加难当。

假如说你是专门使人受辱的刑具,

那么侮辱人的人就先要自觉无趣,

诽谤者本身应该脸红,

如果他的诽谤没有成功。

有的人理当受到同样的桎梏,

让他们全站上来,我们才都满足。

应该把著名的萨契维尔①枷号示众,

让他把煽动民众的号角也拿在手中,

因为在我国是他首倡了十字军运动。

他首先站在英国国教的讲坛上咒诅,

咒诅那一切不信从国教的党徒,

说魔鬼跟上了他们,劫运注定,

带头喊出了消灭异教徒的捷径。

①安娜女王即位后不久,英国国教方面就开始了声讨异己的叫嚣,叫嚣得最厉害的就是牧师萨契维尔。——译者

还有那位明断的书刊副检查长,

看他表现得多么热心肠,

他利用自己的权柄为它①祝福,

把出版法的规定都抛到了一旁,

他把教会的批准给了这一本文稿,

就象教皇为出征土耳其的大军军旗祷告。

应该让那些狂热的博士们②也到这里戴枷伫立,

由于发表激烈的学说,他们已经声名狼藉;

那些被人非难的教授同样该在这里当众枷系③

他们当卖鱼泼妇④的老师最为适宜。

啊,你真是地地道道的英国刑械,

暗带着几分英国人的气质和色彩,

你是那样愚蠢,眼看报应就要到来。

英国人自有一套独特的习性,

他们擅长的是改良,而不是发明;

所以他们让你体现了英国人的特性,

造出你这个怪物来使世人胆战心惊。

①指笛福那本骗了书刊检查官的讽刺作品《惩治不从国教者的捷径》。——译者

②这里指的是那些狂热地主张迫害不从国教者的基督教学者。——译者

③指那些主张严厉镇压不从国教者的神学院教授。——译者

④伦敦别林斯门鱼市的一般卖鱼妇以善于谩骂出名,她们使用的语言特别粗野。——译者

应该让一切政治家都来受一受枷刑,

他们是那样优柔寡断,太不果敢坚定,

这些人出卖了国家的陆海三军,

白白错过了所有诛除异己的捷径。

有的士兵只想领薪饷而不愿打仗,

让这类人也来把颈手枷的滋味尝尝。

还有那些专吃空额的上校和事务长,

他们先欺骗自己的国家又欺骗国王。

再连你们舰队里那些贪生怕死的船长也算上,

天哪,这些人集合到一起声势将是多么雄壮。

有的人放普因蒂①逃回了布勒斯特②

却让卡塔黑纳③受到了惨重的损伤。

有的人把我们的土耳其船队④卖给了敌方,

让被出卖的泰尔玛希⑤在卡马利⑥身负重创;

多隆⑦出动的船舰很难被他们截到,

他们不是姗姗来迟就是赶到得太早。

这些人都是建立过奇勋的英雄好汉,

本应当流芳百世,现在的声名却在消减,

所以不能褫夺他们应有的权限,

要让你的威力试一试他们的男儿虎胆。

①②③法国海军司令普因蒂男爵于1697年远征背叛西班牙的卡塔黑纳(西班牙东南部一城市),大获全胜后返国途中,被拥有绝对优势的英国海军舰队包围,但他指挥灵活,竟能率领舰队逃出重围,平安返回布勒斯特(法国第一大军港)。——译者

④英国海军上将罗克护送的一支土耳其船队,于1693年在圣丸桑角附近受到法国海军的突然袭击,英方战败。当时人们怀疑其中有通敌阴谋。——译者

⑤⑥卡马利是法国地名,英国泰尔玛希将军于1694年在这里的一次战斗中负重伤。泰尔玛希怀疑自己是被人出卖了。——译者

⑦多隆是法国第二大军港,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初期,英荷海军联军久战无功,往往截不住由多隆出动的法国海军。——译者

为什么不把这些人送上你那宽大的枷刑台,

让他们知道知道今天的法律到底多么厉害?

难道说只因为他们的罪行隔了不少年代,

愚钝的法律就轻易地把它们忘怀?

那么让我们看一看现代闻名的事件,

尽管人物更换了,手腕也不象从前;

我们的舰队花费人力和财力,出海放洋,

难道只是为了白白地到海上闲逛一趟?

我们的商船都丢光了,护航队才安排停当,

才调动海军保卫我们的沿海免受劫掠。

最近有些英雄从海上凯旋归来,

如果按罪论处,他们也该被你制裁,

报纸应该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部公开,

证明这些人罪有应得,惩办他们决非诬栽。

把他们在圣玛丽港战役①中的丑事加以公布,

再把他们卤获的战利品列在一旁供人观睹,

把奥蒙德②的告示在他们的头上高悬,

看见他们受枷刑,他心里也一定情愿。

请一位丹青妙手给我们画一幅

修女被奸污,城市遭抢劫的兵燹图,

看!英国的荣誉受到多大损害;

可耻的乱军回国后却逍遥法外。

17028月,英国海军远征卡迪斯,占领了圣玛丽港,英国军队在该地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译者

②奥蒙德公爵是指挥远征卡迪斯英军的司令官,他虽然一再下令严禁劫掠,仍没有维持住军纪。——译者

以下是在维戈①作过战的海军兵将,

现在该轮到他们威风凛凛地戴枷上场;

他们曾经登上西班牙大帆船肆意劫掠,

先抢光了西班牙人,然后又蒙骗了女王。

看看他们作战到底是如何勇敢吧,

八十艘军舰才把二十二艘战船打垮,

就象一个龙骑兵和两个骑马的丘八,

在庞普洛纳②打败一个西班牙娃娃。

这还全亏奥蒙德有运筹帷幄的将才!

首先是他带兵登陆,别的人无功可夸。

那一仗得到的战利品,谁知道一共有多少?

缴给国家的只是九牛一毛,大部分都被人中饱。

他们蒙骗自己的指挥官毫无忌禁,

如果让这些盗贼都走上台来受刑,

他们那该会多么拥挤,数目定叫人吃惊,

很快会超过伦敦市长就职日熙攘的市民。

①维戈是西班牙西北部的海港。170210月,英荷海军联军在此阻击法国和西班牙舰队,在奥蒙德登陆进攻的配合下大获全胜,击沉和卤获了许多艘西班牙大帆船和法国军舰。英荷海军官兵大发了一笔横财,但是带回国上缴政府的战利品却少得可怜,一时舆论大哗。——译者

②庞普洛纳是当时西班牙纳瓦尔的都城,这里的龙骑兵可能暗指奥地利,两个骑兵指英国与荷兰,“西班牙娃娃”指受到英荷奥联盟进攻的西班牙国王路易十四的孙儿腓力。——译者

有些人由于他们的头脑实在愚钝,

也应该站上你那惩恶扬善的刑凳:

譬如说,当别人抢劫时,他们却两眼发楞,

眼看人家抢光了一切,他们可没有捞到一文。

还有我们那位中将①

本想平荡妖魔,却闹得鸡飞狗跳墙;

有一小部分责任理应由他承当,

如果他军纪严明,便该把他们就地杀光,

那才能维护住军纪,也不损他的声望,

这比在维戈获得的所有战利品都要高强。

现在请欢快地鼓动你那木头翅膀,

欢迎那些操纵一切的大贾巨商。

他们闹得天怒人怨,举国遭殃,

把一个基督教政府的颜面丢光。

这些金融股票的骗子手和经纪人,

倚仗着四万张双联证券作为后盾,

我们的银行和公司只能俯首帖耳,百依百顺,

要不然,他们有种种捷径叫别人倒闭关门。

①指奥蒙德。——译者

我们的股票真正的价值究竟值多少,

写在他们的帐簿上不差毫分;

他们这些抛球人①在幕后一搞,

虚假的牌价就变得忽低忽高。

让他们站上你那高耸的塔楼吧!

让他们手拿证券,背披熊皮,

挂起一张告示,恭整地写上:

他们应该永远站立在那里,

直到他们答出下面的疑谜②:

在利大本小的时候,股票价值何以会降低,

当商船遭到意外,价格怎么反而要涨起?

①和下句有关,牌价犹如皮球,被他们任意抬高压低,就象抛球人一样。——译者

②据希腊神话,妖怪斯芬克思经常用难解的谜语问难行人,答不出的人都要被它杀死。上一句的“熊皮”意思就是要把经纪人打扮成妖怪对他们反问。——译者

啊,执法的巨怪,昂起头来不用畏惧!

用不着再鬼鬼祟祟地作假弄虚,

说出你的不满吧,来它个干脆爽利,

向即将召开的议会提出你的控诉动议;

告诉他们纸钞如何代替了硬币,

打九折贴现,利息却索取八厘③,

告诉他们爱尔兰的运输国债还没有偿清,

假票据得到签署,还存着一大堆糊涂账。

告诉他们举国都希望看到他们

把真正的罪魁交给你痛加严惩,

而不要加害为他们写历史的好人。

③英格兰银行成立之初,以八厘年利贷款给政府,并经营票据贴现。笛福在《计划论》中就曾表示过他对英格兰银行的不满。——译者

对于那些法官也应该来个“请君入甕”,

他们责在护法却不把国法放在眼中,

草菅人命,断案决狱时全不秉公,

擅作威福,知法犯法实在是难容。

还有那些治安推事独霸一方气焰万丈,

让他们都坐上你辉煌的御辇玩耍一趟;

让这些人全都戴上枷高兴一场,

把他们的紫袍朱服先撂在一旁。

保护感化院的职责不能让这类法官担负,

要他们感化的娼妓往往会先被他们奸污。

他们满嘴脏字,醉醺醺地坐堂问案,

其实他们的罪恶远超过被审的人犯:

让他们两手拿着赃物枷号示众,

给他们这种惩处完全地道天公!

把酗酒的教士放上你的讲坛吧!

他把福音书讲成了淫猥的笑话;

让他的教友在那里把他撤职查问,

尽管他们不喜欢看到他现眼丢人。

让他在那里宣讲什么“记住死亡”吧①,

这一次让他以身示儆,不要他大讲理论。

再下面把那些好色的牧师带上场,

他们劝善戒淫,自己却淫乱放荡;

这些上帝的儿子们每天都搞些下流勾当,

既私通有夫之妇,又勾引年轻姑娘。

让这些家伙们站上来给万人嘲骂吧,

也好让别人免戴绿头巾保全住声望。

有个埃斯吉尔②弃法律改习福音,

洞察死亡的深谷,看透迷茫的幽冥,

让我们把他也枷上叫人们有所顾忌,

他竟敢侵犯教区牧师的神圣天地;

通过他那一套崭新的教义真谛,

我们才知道自己原来其傻无比:

老凯伦③将不再摆渡亡灵,

埃斯吉尔已经发现了升天捷径。

嗨,你们那些庄严的葬仪和丧钟,

还有那墓石和纪念碑全都无用,

坟墓的装饰完全是一场虚空,

埃斯吉尔决不热衷这套虚荣。

尽管牧师们在一旁暴跳如雷,万分气恼,

他却要把灵柩变成一辆马车,弄得热热闹闹,

谁能够接受这一套奥秘的玄说?

没有人能参悟,也没有人信服;

把他登上你的名单,枷着他永远不放,

直到他凭自己的修炼使肉身升进天堂。

①教士传教时常说的口头禅,意思是警告人们要时刻记住死亡,因而对死后的审判心怀戒惧不犯罪恶。——译者

②埃斯吉尔(1650?—1738),本来是法学士,后来改习神学,曾经写了一本小册子,证明人可以不必死亡,而能通过“捷径”肉身升天。——译者

③希腊神话中在史塔克斯河上渡亡灵去冥府的神。——译者

如果一个可怜的作者受你熬煎,

只是因为世人不了解他的意见,

那么,你该惩罚的人还不完全,

除非这些家伙也戴着木枷出现:

他们常把自己的信仰背弃,

以致都不能了解他们自己。

这些宁示的后人①狂暴残忍,

建筑起罗马要压倒巴比伦,

《捷径》②的真正作者恰恰就是他们;

他们鼓吹杀戮而不容别人皈依正教,

枷上这些好勇斗狠之流吧,不许他们逃掉,

非要他们把这个教会哑谜说个分晓:

他们为什么要对不从国教者发动声讨,

而不肯让那些人全都信从国教。

因为他们所痛恨的缓和局面一旦出现,

他们这类人的末运从而也就要不可避免。

底下该轮到某些国教徒光临你的席位,

他们尽管最没有节操,却成天“忠诚”满嘴:

奴颜婢膝的顺从和你的枷刑台正相搭配,

这二者都是当代的笑柄,恰好一对。

你只要把他们收拾一回,

就会叫这些人实践他们平日对别人的教诲。

①“宁示的后人”指圣经中宁示的孙子耶户。他把国王约兰的全家老小以及兄弟杀得干干净净,又用计把崇信巴力的人全部杀光,事见《列王纪》下。——译者

②即《惩治不从国教者的捷径》。——译者

接着再把某些律师带上你的法庭①,

他们全可以站上来,这些人最喜欢含沙射影,

让他们把自己的罪恶——赎回,

把他们的如簧之舌积下的血债完全还清。

这些人都是衣冠楚楚的骗子手,

鼓动三寸舌就能把各种罪名胡编乱诌,

微不足道的小事一到他们嘴里便大有来头。

他们是政府豢养的恶狗,

残害良善,闹得鬼哭神愁。

他们阴险毒辣,狡诈奸刁,

说不尽的黑心,使不尽的花招,

他们惯用魔鬼的拿手法宝:

先引诱,然后控告。

他们背信弃义,能够撕毁任何保证和誓言;

一旦强权当头,无法无天的暴力站在旁边,

法律只能够唯唯诺诺,委曲求全,

一心希冀公正的人岂不是发了疯癫。

①这里的原文“Bar”是双关语,可以解作法庭律师席、被告席以及木栅。——译者

那里坐着一位老爷大名鼎鼎,

要知他的人品,看他的行动胜过打听姓名,

他大声疾呼,白白费尽苦心

想要重新恢复鞭笞酷刑。

这类刑律早已经被我们废除,

他却要以此来引诱宽仁的政府。

这家伙对耶稣基督都是满不介乎,

目无国法当然就没有可怪之处。

他要是当上法官,将会多么残酷横暴,

单看他现在的行动就可以明了。

现在该让劳维尔①也到这里来丢一丢脸,

把惠特涅②的马匹牵到他的眼前,

让他在那里饮尽这一满杯苦酒,不剩下一滴一点,

教训他不要再那样嚣张和愚蠢,要稍知收敛。

①②这里可能指的是萨拉希尔·劳维尔(1619?—1713),他在1692年被选为伦敦市法院推事。詹姆斯·惠特涅是英国有名的大盗,曾几次请求政府赦免,愿以若干良马和壮汉为政府服务,但始终没有被赦免,于1692年被判死刑。据说劳维尔在判决前曾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演说。笛福在这里可能只是插科打诨,随意取笑法官几句,而无其他深意;也可能是责备法官不该拒绝强盗的请求。——译者

当所有这些英雄都走过你的舞台,

你已经讽刺了我们整个的一代,

现在请暂且等一等那些赫赫有名的诸公,

他们正大权在握,提名姓恐怕不能见容。

他们不会受你摆布,我的诗也不敢对他们放肆,

这些人物地位显要,既不能法办也不能讥笑。

可是当他们一旦丧权失势,

就会对你那阴森的宝座敬畏备至,

等到他们落到你的手中,

人们就要把他们的俑象①吊上半空!

①群众对一些显要人物表示愤怒时,往往把他们的名字写在稻草人上,或画了他们的纸象,然后把草人或纸象烧掉或吊起。——译者

还有夏洛克②这位愿为旧朝殉难的人,

不肯对新君宣誓表示忠忱,

最初他真的欺骗了他的门生,

那些人可算是傻瓜,他可算是恶棍。

有些人认为他应当得到赦免,

因为他到底坚持到今天,

他违背自己的良心只是由于家室牵连,

这不过是他一时软弱留下的终生污点。

让我们饶恕这位牧师吧,他还有一些良知,

他知道如果他再发一次誓言,就等于立下两个假誓,

他不愿意把二者都破毁,一咬牙决心坚持,

凭上帝赌咒,他可没有做出前后不一致的丑事。

为了他非比寻常的忠贞之德

吊死他吧,他戴上你未免不适合。

啊,你专替人宣扬丑名的喇叭,

有权把每一个朝臣都加以揭发,

不要漏过一个,这些人全该示众戴枷,

他们向三个国王宣的誓,没有一个不是虚假。

各方面的叛徒都要受你的严惩,

一个人一旦失节,便永远不会再忠诚:

今天宣誓,明天就会把旧主背弃,

犯下背叛罪,永远也无法消弭。

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廉耻,

到时候他们可以向基督教世界的一切国王宣誓。

谁要以为他们忠贞可恃,

那可真是一个白痴。

②威廉·夏洛克(16411707),英国牧师,1689年因不肯向新王威廉举行忠诚宣誓,被革职,但不久即借口英国国教承认事实上的政府,又向新朝屈服。——译者

让那些蠧国害民的富商大贾难逃劫数,

一个个都被你紧紧抱住,

不要让他们利用那巧取豪夺来的百万财富,

帮助他们逃脱这场侮辱和痛苦。

这些人从小本经营变成了大富豪,

到底怎么搞的那只有上帝知道;

从一些鬼门路大捞一票,

付出的代价却没有多少。

他们为自己建造了公馆富丽堂皇,

窃贼筑起了防范小偷的坚壁高墙:

花园、洞室、喷泉、茂林和散步场,

在那里,恶人踌躇满志,歹徒淫乐放荡,

这些人大吃大喝,过的生活胜过帝王,

挥霍他们那不义之财就象流水一样,

告诉他们,这些钱都是民脂民膏啊,可别遗忘,

告诉他们,“弥尼,提克勒”①就写在墙上。

①据圣经《但以理书》,巴比伦王伯沙撒骄奢淫佚,一天正在大宴群臣,忽见白墙上出现手指头写了这几个字,意思是预言国将亡、王将死。——译者

你要双重推进,让我们看真,

让我们既认清罪恶又知道罪人。

把他们放到你那高高的宝座上以示严惩,

这些人只知道追求私利,对国家商业全然不问。

他们擅离职守,发双薪也于事无补②,

走这条捷径使我们全都揹上了债务。

②战时许多海员,不愿从军服役,愿意在私人商船上服务。政府发双薪也招不来水手,笛福在《计划论》中也说过这种情况。——译者

啊,伟大的展览台换一换你那肮脏的场面,

在你的阶梯上某些女士也可能出现。

当美人儿在你的台上弯下腰风姿万千,

她要把台下卑贱的傻瓜全部笑遍。

把沙菲①放上来!为了她那些华丽时衣,

她的丈夫每周要花二百镑,实在令人惊异,

让她穿上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上台来卖弄自己,

看她外表美丽妩媚,骨子里却完全是个娼妓。

下一个该把风流的尤伦莉娅带到台上,

让她的马车和六名仆从都立在一旁,

她早就想受到全城的景仰,

只叹她枉费了一番心肠。

这个奢华的婊子妄想玷污首要的席位,

在那里使我们全城的美人都黯无光辉。

让她到这里来出足风头吧!

让她那狂妄的虚荣心在这里自我陶醉。

①以下所举的该受枷刑的荒淫男女,名字全是作者假托的。——译者

下一个该让狄婀道娜登场,

使想要认识她的人都能在这里看到她的模样。

即使她不是地道的英国妓女又有何妨?

这儿早就有法国窑姐儿来赏过光。

不要因为她打扮的华丽,仪态万方,

就让她从公道的惩罚下脱身躲藏,

我们要拿她做一个以儆效尤的榜样,

警告外国妓女不要把英国的生意抢光。

让弗纳特玛塞和他那前呼后拥的随员,

爱莫能助地眼看她当众丢脸,

最后也高兴这个荡妇有这么一天,

不再以为她聪慧绝伦,自己傻到顶点。

虽然他生来脑子小智能不全,

吃一堑长一智,谁都会得到经验。

啊,你这专司谴责的先锋,不要放过那些登徒子和荡妇,

他们纵情恣欲,男女各自寻欢,荒淫极度;

让某某人永远圈在你的禁区里不许他越出一步,

直到他把他和妻子订的契约一笔勾除,

直到他们夫妻俩把一个谜解释清楚:

为什么双方都不能把自己的淫心收住,

两个人的欲望究竟多么高涨,

竟致彼此都不能满足对方?

两个人这样约定,倒也互相体谅:

男的蓄妓女两对,女的养种马一双。

何必用讽刺来匡世教民,

或是通过法律来戒人不起恶心,

只要让他们对你表示出应有的恭敬,

这就是让我们洗心革面的无上捷径。

让所有的恶棍和傻瓜都受受你的枷刑,

别的人就会循规蹈矩,服从美德的指引,

朋友就不会有反复无常背信弃义的行径,

也不会有受雇的假证人给人乱加罪名。

奴仆再不敢出卖他们的主上,

再没有人专作伪证受贿贪赃;

也不会有受害的作者在你的阶台上蒙受冤枉,

受刑的只是真正的歹徒而不是臆测的流氓。

纠正犯罪的恶果,防范乱纪的起因,

这是制订刑律的首要愿望;

一切惩罚完全旨在预防,

只为了不使人再触法网。

但是当这些执法的大刑

并没有枷上坏蛋的手颈,

反而使正人君子蒙辱受惊,

正义便一反其道,善恶倒行。

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你的本来职务:

惩办恶人,而不是叫人变成歹徒。

一旦你不再把罪恶制裁,

反倒怂恿人们为非作歹,

你那狰狞可怖的面目使人惊骇,

为了逃避受辱,人们只好变坏;

设制你的本意于是就一点也不存在,

正义固然丧失殆尽,法律也成了招牌。

由于害怕你,人们悍然把良心抛到了一边,

这样一来,你又有什么威风可言?

为了不戴上你当众丢脸,

一个人胆敢把坏事做全。

一个人如果承认了捏造的罪衍,

比真正犯了这些罪还要卑鄙可怜,

有些人因为害怕你而不怕把自己的良心污染,

他们也许毫无心肝,却保全了脸面。

你就象是那虚声吓人的幽灵,

远远看去真让人触目心惊:

其实不过是臆造的一种侮辱的幻影,

对付无辜者太重,惩办有罪者又太轻。

让谁都不要由于受侮辱而满腔怨愤,

因为没有罪过而受处罚并不会丢人。

啊,你这法律的怪物,站起来讲话吧!

打破你那长时期被人误解的沉默,

告诉我们:站在你背脊上的人是谁?

那样罪名累累,却又这样毫不惧愧;

让我们看看别在他帽子上的告示吧,

把他受刑的原因告诉全人类:

告诉他们这是因为他过分敢作敢为,

说出了不该说的真理,太直言不讳。

请赞扬我国人的公道吧,

不为他们了解的人就等于有罪。

告诉他们他所以高站在那里戴着枷铐,

是因为他发了几句我们不愿听的牢骚。

如果他少说一点,或是多说几句好话,

他就会逍遥自在地保住自己的身家。

告诉他们这就是他受的惩罚,

还有更大的痛苦等待着他,

因为他死抱住没用的节操是这样愚傻,

不肯出卖朋友,一心听信他们的话;

惩办他就是为了杀鸡儆猴

使人不敢把自己的节操坚守,

等到需要人们出卖朋友的时候,

任谁都不会皱一皱眉头。

告诉大家:把他送上颈手枷的那些先生,

才真应该被当代唾骂,并且遭后人痛恨,

他们找不出他的罪证,

也不能对他进行审问。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