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小贩与城管  

2012-02-29 22:00: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小贩,就会联想到“贩夫走卒”一语,似乎是贬义的。事实上我们的生活中离不开小贩。社会发展到今天,住的是高楼大厦,要买东西马上就会想到超市、商场,对一次性购买很多东西,逛一次超市一揽子解决,不失为首选。可要是突然的急需针头线脑,或突然的嘴馋,想来一串冰糖葫芦,一袋休闲食品,为此跑一趟超市就觉得大可不必。这时就会想到巷口的小摊贩,要是再听到小巷深处一声吆喝:“冰糖葫芦!”这无异于及时雨了。

  在一种特定的氛围中,小贩甚至具有一种诗情画意,似乎离开了他们小城镇大城市一律变得干枯乏味。比如,一夜淅淅沥沥的春雨,正当“春眠不觉晓”之时,突的一声甜润的声音传来:

  “卖花吔——”

  醒了。脑子里会出现“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样的句子。这是一种多么诗意的栖居!它是春雨和那个一早来城里卖花的姑娘带来的。

  在河道密如蛛网的水乡,小贩就在船上。我记起一幅画或一幅套色木刻来了:仿佛是乌镇那样的江南水乡,临河的楼上,一个美丽的少女正把一个小巧的竹筐子钓上来或是放下去。她无疑是跟船上的小贩做买卖,要卖点嫩藕或鲜鱼,或莲子什么的……这样的交易真是水乡的童话。

  我还有这样美好的记忆:儿时。夏天。我们家乡有一种卖雪的小贩。他们到高山上照不到阳光的沟壑处,背回大筐晶莹的雪,用饭勺挖一勺,再用手掌压实,浇以糖浆或蜂蜜之后抹下。吮或咬上一口,甜蜜冰凉沁人心脾,这就是农家孩子最早吃过的“冰激凌”了。是那富有想象力的小贩在我的家乡“开发”出这种既简单又好卖的玩意的。我不知该叫它什么?总之,没有乡村集镇的小贩我吃不上。

  及至昆明上学,印象最深的是卖“叮叮糖”。“叮叮糖”就是麦芽糖。之所以叫“叮叮糖”是小贩不吆喝而只是敲打剁糖的“斩子”——一个马鞍形的东西。敲打时发出的声音仿佛就是“叮叮糖” “叮叮糖”!

  所有这些使小贩成为一个小镇或一座城市人性化的表征。一个人的故乡不管在哪里,当他“独在异乡为异客”时,回忆故乡少有不回忆起小贩的。

  然而随着城市越来越大,超级市场、百货商店越来越多,小贩,这农耕文明不可或缺的产物在膨胀了的城市中似乎越来越不受欢迎了。摆地摊的占道经营使行人无法下脚;卖油炸土豆的当街支上沸腾的油锅,实在担心什么时候也被他油炸。更有叫卖“丹东馒头”的,也不知这馒头是否真的好吃,居然从东北叫到西南,且率先用上高音喇叭:“馒头,丹东馒头!”一经开叫,声闻数里,午休或埋头工作时常被吓得心惊肉跳。走路,居家都开始对小贩皱眉头了。于是投诉。于是撵走。小贩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且看昆明,这个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人行道上密集的人群如过江之鲫。用“比肩继踵”形容绝非夸张而是写实。想想,那些支火炉架油锅的小贩穿梭于这些密集的人群中会是什么情景?城管因之应运而生。城里也就经常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有的小贩把小零碎一律摆在铺好的一张塑料布上,城管一来,塑料布一卷,塞在自行车后面的大筐里就迅速转移;城管一走,马上又就地铺开。最可怕的还是那些卖油炸土豆的。我经常在人行道上碰上这种小贩,三轮车上拉一锅滚油,远处不知谁喊了一声“城管来啦!”小贩迅速跨上三轮车马上撤退,一锅滚油便在人群中左右晃荡,一路险象环生。最聪明当数卖棉花糖的,设计出的家伙简单而又巧妙,全捆在一辆自行车上。城管来了便一跃上车,连人带货立马逃之夭夭,城管只有望着远去的背影无可奈何。

  可怜的还是那些卖菜的农妇。有的背上还背个孩子。前面一声“来啦!”还来不及撤退,两筐新鲜蔬菜当场没收,还得交50元罚款。若有壮汉稍加反抗,几个城管便蜂拥上前,按进车里,拖到山上暴打一顿。此类事件常见诸报端。这时,市民无疑又同情这些小贩了。

  卖果蔬杂货的小贩大多来自农村或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家属,谋生已属不易,还要担惊受怕,四处躲着城管,市民因之厌恶城管同情小贩是很自然的事。可只要一想到小贩影响交通,影响市容,影响环卫、环保,甚至还存在某些安全隐患,比如滚油烫伤或引发火灾之类,又觉得城管的管理是完全必要的。设想没有城管,任其放任自流,摊点遍街,人车争道,整个城市会是怎样一个乱象。

  书及此,想到很久很久以前西双版纳的赶早街。这种早街一般是一周一街,地点就在人口相对集中的城镇街道。每当周日,天不亮,四乡八寨的民众便挑着自家种的香蕉、菠萝、番木瓜,各种禽、蛋及鲜鱼等等在街道上支上小篾桌或铺上几张芭蕉叶就摆起小地摊来了。赶街的人有各个寨子的傣族、山上下来的哈尼、布朗,还有当地机关单位的职工,很是热闹!但太阳一出就照例散去,各自回到村寨干农活去了。云南内地也有这种街,管它叫“露水街”。我觉得这种“赶早街”或“露水街”就很好。城市可以划出几条非主要的街道让摊贩们赶赶“露水街”,到时间负责摊位的清洁然后收摊,这无论对小贩或市民都是两全其美之策。

  又想到很出名的台湾夜市。限定街道,限定时间,主动引摊入市,结果不但解决了摊贩问题,台湾夜市还成了颇具特色的旅游观光景点。这种成功经验,也完全可以学习。近日读报很高兴看到昆明城管也允许晚上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摆地摊了。在背街和立交桥下面,夜市也很红火,这就很好。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摊主中既有从甲城市到乙城市专摆地摊为业的,还有大学生和公司的白领;既有专业小贩也有业余性质的。一个汽车推销员不满足于雇员生活,立志要自己积累资本创业,便也在晚上做起地摊生意。他觉得这无论如何“要比晚上窝在家里看电视好”。一个“创业型”的摊主就告诉记者,他做蛋煎饼,一个饼有一块钱的利润,一天可卖300个,一个月收入就9000元,还不用上税。虽不说日进斗金,一般白领怕也比不上。看来“贩夫走卒”这个词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观念的改变是要淘汰啦。君不见北京有名的“秀水街”从那里起步走出了多少百万富翁!

  至于城管,饱受诟病,甚至有人主张取消。窃期期以为不可。进城的农民谋生不易,客串小贩的市民创业也很艰难;没有小贩的城市缺少生气,没有管理的城市更是一片混乱。总之,小贩是需要的,城管也是需要的。如何使我们的城市更生机勃勃而又有章可循,更为有序而又富于人性化,如何合法经营而又合理管理,这才是我们所要探讨的。什么时候卖油炸土豆的不再和城管玩躲猫猫,而卖花姑娘能给城管献上一束鲜花,我们的城市就有福了。

张长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