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小镇“观礼台”  

2012-02-27 19:32: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第一列高速列车从小镇通过的时候,小镇上的那些铁路人,似乎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小镇,再也不是当年被称为铁路地区的小镇了。

  仿佛一夜间,那些陈旧的蒸汽和内燃机车都在眼前消逝了,那些挂满了烟垢和油渍的厂房隐没了。只有更加笔直的轨道,和半空满挂的输电线构成的一张巨大电网,成为人们感觉“现代化”的具体形象。呼之而来的高速机车拖着长长的货物,像子弹头的“和谐号”满载着南来北往的旅客,路过小镇,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仿佛在提醒着人们:尽管我们已经不能在小镇上停留,然而,那份对小镇的情谊还在心中“波动”。

  不再有车停靠的小镇,还是温馨的,特别是清晨和黄昏的时候。当年专门停放机车的地方,如今变成了花团锦簇的休闲场地,当地人“戏谑”为“我们的观礼台”。观什么?来到这里的老人们,相互谈的最多的,就是眼前一闪而过的“高铁”。是的,一切都过去了,但他们依然不曾忘记。在“观礼台”上看看聊聊,几乎成了他们人生的一个仪式。几句话,你就可以判断出他们以往的身份,曾经的工作经历:

  “看眼下这速度得有300,你看这线杆子的距离,还没查出一个数,过去了!”

  “是呀,人家跑一个小时,够得上咱们那时跑上一小天了。”

  这是一对当年开过蒸汽机车的老司机。内行人都知道,在这条线路上,蒸汽机车的时速不到50公里,而现在的高铁,是300公里!

  “那时候,一列车四五十节,心里美的,拉的货能堆满半个小镇!”

  “哈。那时算啥呀!现在列车要是在小镇停一下,一个小镇得塞满了!整整有一百节呀!”

  不用说,这是两位干过车辆维修工作的。那时候一列车不过拉3000吨,现在一列至少拉6000吨!

  有人告诉我,当年,小镇就是被火车“载”来的。纵贯南北的大干道和衔接东西的铁路在这里交叉成点。人们亲眼看着这里建出了编组站,建起了机务段,喷云吐雾的蒸汽车在这里繁忙着,最有意思的是,东西两侧各矗立起来的大煤塔,耸立在霞光里,像伸着两个煤腿憨笑着。一旁扬起的水鹤扭动着多彩的身姿,“刷刷”的,仿佛是天际飞来的一道道银练,把满腔激情倾于机车的水柜中(“水鹤”是铁路上给蒸汽机车加水的装置,状似鹤首,故得名)。随着一列列火车靠近和离去,一缕缕烟尘在小镇的天际绘画着,惬意地舒展着。然后,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汽笛声,“水足饭饱”的火车又带着豪气出发了。

  据说,那时,只要进站的列车一声汽笛响,远远近近的家属们就知道,是“谁家的车”要进来了,就能听到女人忙颠颠为自己的男人预备好饭菜。这第一代的铁路司机们,往往在进站的时候,故意将笛声拉得特响,那声音里蕴含着自家的亲人、和睦的邻里们所能听懂的语言。那一瞬间,是人间最甜美的情调,最深情的心曲。

  后来,高大的煤塔被拆掉了,水鹤也仿佛一下子凝固在那里,成了小镇的一座雕塑。小镇一下子冷清了不少,不知道是谁灵光闪现,在煤塔拆除的空隙地、逐渐扩大的场地上,栽下了第一棵槐树。随之,是更多的树,还有更多的花草,而且,年年都在扩大。这里最终成了小镇美丽的“观礼台”。

  时间和铁路一道飞驰。小镇的许多人,陆续遗憾地离开了自己的火车头。接下来,小镇的天际间拉出了一条条输电线,建起了高速铁路。那种声音,瓮声瓮气的。高速机车上面的授电弓同接触网摩擦,闪出一道道好看的蓝光,像描绘着令人遐想的图案。在这电光不停的迸射和交织中,小镇的人们感觉到了铁路,这个他们一生为伴的庞然大物,开始有超出他们想象的变化。他们说不清,却感受得到,有什么在慢慢悄悄变换消隐,有什么又正在浮出水面。他们开始也许有点猝不及防,有点惶惑,慢慢地,也就理解了。心情顺畅了,他们又变得自信起来:“瞧,这帮小子比我们跑得快多了。”那种洋溢在心头的感情,写在他们的脸上,也撒向小镇的天空。

  整个的机务段在眼前消失了,整个的车站在眼前消失了,一排排的平房在眼前消失了。春笋般疯长出的一幢幢高楼大厦,似乎把这些老人想象的空间一下子都挤向了半空。机车的动力由蒸汽变成了大的交路,那些多余的车站和机务段,理所当然地走完了自己的路程,掀过了历史的一页。就如同他们中间的人,在不断地进来,也在不断地退出。然而,在他们的心目中,这个旧日车场的位置,却是任谁都不能代替。小镇上的这块“风水宝地”,逐年地扩大起来,四周种上了一种叫水腊的植物,簇拥着成为一道好看的天然篱笆。里面各式的花草错落有致地生长着,盛开着。

  有一年,一位开发商看上了这“观礼台”,要在这里建房子。不知道是谁将这个消息透露了出来,老人们找上了这位开发商:没有你的时候就有了这里,你盖出多少楼来只会毁了这里。一位文绉绉的老司机说得更动人:这可是我们心里最后一块绿洲啊。“观礼台”最终保住了。

  这个辽西的北方小镇,如今依然平静,伸展向前的轨道依然平直光亮。一列列长长的高速列车,路过这里,匆匆眨巴下眼睛,看着那些小镇“观礼台”上的人们。它们或许太快,没来得及看清,这些人的目光,有怀念,有希望,有感伤,更有骄傲;这些人的目光,和朝霞相融,在晴空舒展,在晚霞里驻扎,直伸向天际,和星辰交汇。

田永元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