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挺立的玉树  

2012-01-14 15:28:54|  分类: 灾难与应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树地震一年后,我踏上了这片向往已久的土地。路上聆听着藏族歌手降央卓玛的歌曲,她的歌声舒缓悠远,许多耳熟的老歌,经她诠释重唱,纯静安详,如诉衷肠。身处青藏高原,听到她的歌,情景交融,会别有一番感受。这种感觉也感染着采访团诸君,由她的歌声,大家联想到即将到达的玉树,心中不免充满着期待。

  进入玉树,遥望着蓝天白云下,起伏在辽远天际的山峦草原,蕴蓄着藏族历史文化圣洁的土地,不禁使人从心底油然生出一种敬意。

  眼前的结古镇,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道路上疾驰着各种工程车辆,塔吊、脚手架、尘埃笼罩着结古,纵横交错的道路两旁,散落着各色抗震棚,一时使人失去了方向感。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人们有关那场灾难的记忆。然而,在这看似凌乱、无序、尘土飞扬的氛围中,各项灾后重建工作,却在有条不紊地紧张进行着。 

  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嘉那玛尼石经城,落满历史沧桑,依然默默守望着这片故土。20多亿块玛尼石,紧紧依偎在一起,堆积成世界上最为壮观的玛尼堆,在岁月年轮的转动中,还在不断增加着厚度。镌刻着六字箴言的玛尼石,寄托着高原民族的精神信仰,以石头的形态,在永恒的时光中,积累着岁月与历史,伴随着玉树人繁衍生息在这片高原上。

  经历了那场地震灾难,失去亲人、家园的玉树同胞,每日依然汇集于此,虔诚地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绕着玛尼堆缓缓转经。他们黧黑的脸上,映着阳光,泰然淡定。面对他们,每一个来到玉树的人,心会在这一刻渐渐归于沉静,默默加入到他们的转经行列,开始用心静静聆听玛尼堆中蕴藉的神灵声音。

  雄浑的远山上,犹如大地神经,丝丝缕缕随风飘拂着无数条经幡,日夜不息地向空中播撒着生命的祈祷。这是高原民族感恩万物、敬畏自然、天人合一的心灵表述。只有在青藏高原,藏族聚居的地方,你才能感受到这神秘的宗教气息。

  格萨尔王广场,驱邪降魔的旷世英雄——格萨尔王的青铜塑像,高高耸立在广场中央的石基上。蓝天白云映衬下,塑像呈现出威严的黑褐色。骑在马上的格萨尔王,目光炯炯,深情地凝望着玉树大地,手中挥舞的马鞭,在空中画出一道柔美的弧线,将天灾、邪恶、战争、苦难……一挥而去。胯下血脉贲张的骏马,伴他纵横雪域高原,铸就民族的英雄史诗。面对手抚太阳、俯瞰世界、匍匐于朝圣路上、视死亡为往生、寄灵魂于天宇的藏民族,你会发自内心地投去敬仰的目光,仰视其民族强大的生命力,敬佩其对生命、自然拥有的独特宇宙观。

  在玉树,随处可见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玛尼石,昭示在路旁,守望在山巅。世代聚居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民,视天地为肌体,江河、空气、阳光为血脉、呼吸、眼睛。故此他们将民族的精神传承,融汇于大自然,让子孙后代从小便拥有亲近自然、尊重自然、与天地和谐、善良平和的人性本能,在生活中,将仇恨抛散于风, 将痛苦流于溪水,只将欢乐的歌声留在高原,树人如玉。

  公元641年,漫漫唐蕃古道上,走来了大唐与吐蕃和亲的送亲队伍,吐蕃松赞干布亲自到柏海(今青海玛多)迎接文成公主,一同回到逻些(今拉萨)。在中华民族史册上,留下了民族和睦的瑰丽诗篇。

  在通天河古渡口,矗立着一座白塔,记录着文成公主当年在此渡河西去的历史。一个大唐弱女子,不畏艰险,历经3年艰苦跋涉到达吐蕃,完成了汉藏和亲的历史壮举。文成公主在吐蕃,以端庄的仪态,善良的心灵,坚韧的精神,赢得了吐蕃人民的尊敬爱戴。然而此去吐蕃40年,直至生命完结,文成公主再也没回过长安。据史料记载,公元650年,松赞干布去世后,唐高宗曾两次颁诏,请文成公主归返长安,都被她谢绝了,终生留在吐蕃。滔滔通天河,不舍昼夜地奔流着,1300多年漫漫岁月,河水流经此处,总会低回盘旋一番,眺望着古渡口,怀念起这位伟大的女性。

  一股清风,一股来自高原的风,吹过草原,掠过河面,回荡在大地。风中夹裹着草原清苍、雪山寒气、远古气息。在风中,我仿佛听到了文成公主西行的马蹄声。

  在拉斯梅朵通(鲜花盛开的地方),一片苍翠欲滴的树荫,犹如一块浓郁的绿松石,镶嵌在高原深处。坐落在此的拉布寺,是明永乐年间宗喀巴大师的弟子修建的,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被誉为玉树格鲁派五大寺院之一。清朝末年,这里出了一位圣者——拉布寺三大活佛之一、十三世活佛江央·罗桑坚措。这位活佛,用从西宁、湟源化缘的钱,买来杨树苗,以毛毡精心裹好,用牦牛驮运回这里。一路上为防止树苗干枯,他们用水将裹着树苗的毡子润湿,夜晚住宿时,将树苗浸于水中。风餐露宿,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历经3个多月才回到拉斯梅朵通。在江央· 罗桑坚措活佛亲自指导下,2000多株树苗在高寒的玉树扎下了根。第二年春天,只有少量树苗成活,拉斯梅朵通人没有气馁,一代代锲而不舍地传承着绿色梦想,年年种树不止,终于将这绿色梦想化为了现实。一道绿色长廊,犹如一条美丽的绿飘带,延绵在拉斯梅朵通荒漠的高原上。如今,这片杨树林面积已达6万平方米,江央· 罗桑坚措被后人赞誉为“杨树之父”。

  站在郁郁葱葱的杨树林中,每一棵杨树,都拥有着一个动人的生命故事。在生态恶劣的玉树,植物生长极其缓慢,但玉树人立志要让子孙生活在绿树成荫的环境中。我深信不疑,这片树林的成活,是拉斯梅朵通人以生命贯通了故乡大地,激发了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玉树沐浴在阳光中。经历了地震灾难的玉树人脸上,并没有留下悲伤的痕迹。抗震救灾中,他们看到“玉树不哭”这样的报道时,普遍不认同这种提法。因为在藏民族的理念中,人与自然世界是一个整体。正如他们在歌中唱到“只要山水依然,我们的生活就充满希望”。在他们心目中,最珍贵的是赖以生存的山川、草原、阳光。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生命重归天地,自然的一次轮回。千百年来,藏族人民一直秉承着这种生存理念,平静地生活在雪域高原上。

  在玉树几天,每日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中,望着玉树人平静、安详的生活。在被他们感动的同时,深深地感到,我们今天的生活与他们不仅存在着巨大的海拔差距,更存在着巨大的精神差距。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失去了耐心,放弃了与自然万物一同生长的从容,变得终日浮躁不堪,一味追求着快节奏、高速度,索取着各种资源,奢望尽快改变生活。然而要知道,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星球,万物都是有其自然规律的,疯狂地索取,不按自然规律生活,是要遭到自然无情惩罚的。我们太需要放慢生活,面对青藏高原、母亲河源头、默默的玛尼石,静静地想一想,怎样继续我们的生活。

  嘉唐草原上,一群藏族青年男女舞动着长袖,跳着奔放的土风舞。从他们一张张坚毅的笑脸上,我读出了一个民族的自信,这自信来源于对脚下土地的挚爱,与山川共生的和谐,血管中奔流不息的民族热血。歌声回荡在草原上,长袖舞动在蓝天中,在蓝天雪山背景中,构成一幅令人向往的天人合一圣境。

  一场地震灾难,使玉树失去了生命、家园,却使世人看到了一个民族坚韧的精神。从地震废墟中站立起来的玉树人,灵魂纯洁如玉、淡定如水。

尹汉胤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