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对卡提利那的第一篇控告辞  

2011-10-25 05:56:47|  分类: 演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塞罗

       卡提利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停止愚弄我们的耐心?你那种狂妄行为还得嘲弄我们多久?你所吹嘘的那种放肆的无耻行径何时才能结束?部署在帕拉廷山上的重兵、遍布全城的岗哨、人民的惊恐不安、一切善良人们的联合,此次在这戒备森严的地方召集元老院会议所显示的警觉、各位可敬的元老的神色,这一切难道对你全无影响?难道你不觉得你的计划已被察觉?难道你没看到你的阴谋已为今日与会者人所共知而难以得逞?昨夜和前夜你在哪里,做了什么?应你之召与你会面者都有谁,你采取了什么计谋?你居然以为我们中间无人了解这些情况。

       为这个时代和它的节操感到羞耻吧!元老院知道这些情况,执政官了解这些情况,可是这人仍然活着。他还活着!甚至参加了元老会议。他参与公众事务的审议;他注视着我们,记下了他想杀害的每一个人。而我们这些勇敢的人却以为,只要置身于他的疯狂攻击之处,就是履行了我们对共和国的职责!

        卡提利那,你本来早就该由执政官下令处死。你长期策划要强加于我们的毁灭早就应该落在你自己头上。

       怎么?我们最杰出的大祭司萍索里乌斯?斯奇皮奥,不是以一个公民的个人身份,把对国家体制稍有损害的蒂伯里乌斯?格拉库斯处死了吗?我们这些执政官难道能容忍卡提利那公然企图以火焰和杀戮毁灭整个世界吗?诸如凯伊乌斯?塞尔维利乌斯?阿哈拉亲手杀死阴谋作乱的斯普里乌斯?马利乌斯这类更早的事例,我就省略不提了。这个共和国有过这样值得称颂的先例:勇敢的人以比用于最凶恶的敌人身上更严厉的惩罚来镇压为害国家的公民。卡提利那,我们有元老院的决议,那是针对你的权威性的严厉法令;共和国的智者是没有过错的,元老院的长者也是无可指责的。我坦率他说,我们,只是我们这些执政官未能格尽职责。

       元老院曾通过法令,授权执政官卢西乌斯?奥皮米乌斯保护共和国不受损害。他连一个晚上也没耽误就把涉嫌国家不忠的凯伊乌斯?格拉库斯处死,尽管后者的家庭世代以来名声清白。被处死的还有当过执政官的马尔库斯?孚尔维乌斯及其后人。根据元老院同样的法令,由执政官凯伊乌斯?马里乌斯和卢西乌斯?伐累里乌斯维护共和国的安全。后来共和国对护民官卢西马斯?萨图尔尼努斯和地方行政官凯伊乌斯?塞尔维利乌斯的惩罚、对他们所判的死刑不是连一天也没耽搁就执行了吗?但是我们这20天来却使元老院权威的锋芒变钝了。我们虽有元老院同样的法令,却使它停留在纸上,可以说,把利刃收进了刀鞘;根据这项法令,你卡提利那必须即刻伏法。可你还活着——活着继续作恶,犯罪活动并未稍见收敛。

       各位元老,我希望自己待人宽厚,我希望自己不会忽视国家所面临的危险,但我现在责备自己的懈怠和迟钝。与共和国为敌的人已在意大利,在伊特鲁里亚入口处安营扎寨,敌人的数量与日俱增;我们看到这个阵营的统帅、这些敌人的首领就在城内,甚至就在元老院内,每天策划着从内部损害共和国。卡提利那,即使我现在就下令将你逮捕处死,我想我也应该担心一切善良的人会说我行动迟缓,而不会有人认为我做事残忍。尽管这早就该做到,但我有充分的理由不那么做;只有在像你这样恶毒无耻的人不再说那样做是不对的时候,我才会将你处死。只要有一个人敢于为你辩护,你就能活着;但你得像现在这样活着,由我的许多可靠的卫兵包围着,使你不能稍有反对共和国的动作;许多眼睛和耳朵会像以前那样监视你、注意你,而不被你发现。

        情况既已如此,如果你不能安静地留在这里,那么,卡提利那,你是否还不愿意离此而去某个遥远的地方,把你那幸免于正义惩罚的余生付诸逃亡和孤寂?你对我说,向元老院提议吧(因为这正是你的要求),如果元老院公议决定你应该流放,你会服从。我不会那样提议,它有悖我的行动常规,然而我要让你明白这些人对你的看法。卡提利那,离开这个城市,使共和国摆脱恐惧吧;离开这里,开始流亡吧,如果这话正是你所期待的。现在还有什么,卡提利那?你没看到,没明白这些人的沉默吗?他们批准了,尽管他们什么也没说;在你从他们的沉默中明白了他们的希望时,你为什么还要等待他们用言语来表明他们的权威?

        如果对我来说比生命还要可贵的共和国问我:你在干什么?你要让这个你确认是敌军首领的人、一切阴谋的主使者离开这里而不被处死吗?当意大利被战争夷为废墟、许多城市受到袭击、房舍陷入火海时,你不认为你将毁于仇恨之火的爆发之中吗?

       对共和国这个神圣的质问,对抱有同样见解的人,我将如此简单作答:各位元老,如果我认为以死刑惩罚卡提利那最为妥当,我不会让这个斗士多活一刻。如果从前萨图尔尼努斯、格拉库斯兄弟和弗拉库斯等人的血没有玷污那些杰出的人物和著名的城市,而只是为他们和它们增辉的话,那就没有理由因处死这个残杀公民的叛逆而害怕后世对我的垢骂。如果那对我的威胁的确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我仍将一如既往地认为坚定所引起的非议,不是诟骂,而是光荣。

        然而,元老院内有些人看不到现在的威胁,或者看到了而佯作不知,他们的温和情绪助长了卡提利那的希望,他们的怀疑心理加强了正在兴起的阴谋;为他们的权威所影响的、许多虽非邪恶而仅属无知的人,就会在一旦处死卡提利那时指责我残酷专横。但是我知道,如果他到达了他想去的曼利乌斯营寨,就不会有人愚蠢得看不出一直存在着阴谋活动,冷漠得不肯承认这个事实。但若仅将他一人处死,我知道共和国的这种祸患只是暂时得到抑制,而不是永远根除。如果他自行流放,并携去一切同伙,把所有堕落的人从各处集中在一个地方,则不但共和国这个已成气候的灾难,而且连同未来一切坏事的根基和种子都可以被消灭和根除。

       各位元老,我们长期以来就处于阴谋奸计的危险之中,可是到了我执政时,这由来已久的一切凶恶狂妄的无耻活动竟成熟起来,达到危急关头。但若使他一人离开这个强盗团体,在短期内我们似乎免除了恐惧和焦虑,而危险却潜伏于血管和内脏之中,扎下根来。就像身染重病的人苦干发烧而喝下冷水,痛苦似乎得到了缓和,但以后却会越发加剧;同样,共和国的这一疾患,如果以处死这一个人的办法来缓解,就只会越来越严重,因为其余的人仍然活着。

       为此,各位元老,让这些卑鄙的人走吧,让他们离开好人,让他们集合在一个地方,像我常说的那样,同一堵墙把他们同我们隔开,让他们无法密谋把执政官杀害在自己家中,或包围城市行政官的官廨,或用刀剑围攻元老院,或备好烧毁罗马的木块与火炬;总之,让他们每一个人在脸上表明他对共和国的态度。各位元老,我向你们保证:卡提利那离开后,我们执政官将会更加勤奋,你们的威望将会更加崇高,罗马骑士将会更加勇敢,一切善良的人将会更加团结,那时一切将会清楚地呈现在你们面前,一切罪恶都会得到遏制和惩罚。

       卡提利那,这些征兆都表明,为了共和国的安全,结束你那邪恶狠毒的战争吧,结束你自己的厄运和所受的损害吧,让那些参与你的每一件坏事和暴行的人停止走向毁灭吧。啊,主神尤皮特,罗慕洛像对罗马城一样地尊崇你,我们理所当然地把你称为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的支柱,把这个人和他的同伙从你的祭坛和其它庙宇、从罗马的房屋和墙垣、从一切公民的生活和命运中驱赶出去吧;对于善良人们的一切敌人、共和国的反对者、意大利的劫掠者、以无耻的罪恶联盟聚集起来的人,不论其已死或尚存,都以永恒的惩罚来进行镇压吧。

    【简析】

    西塞罗对卡提利那的控诉辞共4篇,本文为第一篇节选。作者以有力的论据和尖锐的反诘构成气势凌厉的抨击,被后世西方政治家奉为楷模。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