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徐銤 46年的坚守和奋斗  

2011-12-20 07:46:46|  分类: 精神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銤 46年的坚守和奋斗 - chenjianguo87 -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阅读提示】

  他是我国快堆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从与快堆结缘到主持制定我国快堆发展规划,他为我国快堆事业发展奋斗了46年。他是中核集团公司快堆首席专家、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快堆工程部总工程师、国家能源工程快堆工程研发(实验)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徐銤(mǐ)。

  

  2011年7月21日上午10点,在中国实验快堆主控室,随着中核集团总经理孙勤宣布“中国实验快堆并网发电成功”,我国第一个快中子反应堆发出的电流输向了华北电网!这标志着中国从此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快堆技术的国家!

  此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他就是为我国快堆事业奋斗了46年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新当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快堆首席专家、中国实验快堆总工程师徐銤研究员(见图。李怡秋摄)。

  与快堆结下不解之缘

  1964年,我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在高浓铀非常紧缺的情况下,周恩来总理特批了50公斤高浓铀,支持我国快中子零功率装置实验。总理的殷殷嘱托永远清晰地铭刻在徐銤的记忆深处,使他坚定了自己毕生的工作方向。

  快堆究竟能给国家带来什么?快堆目前被认为是第四代核电技术的主力堆型,代表着先进核能的发展方向。

  1965年,徐銤开始从事快堆研究,至今已默默付出了46年的心血。1970年,他参加了我国第一个快堆零功率装置——东风六号的启动实验。这次零的突破,犹如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同时,也开启了徐銤与快堆的不解之缘。

  天有不测风云。1971年,徐銤与快堆研究课题有关的科研人员举家从北京房山搬迁到四川夹江。由于当时快堆科研陷入了经费不足、方向不明确的窘境,研究人员一拨接着一拨离开,原本300余人的队伍在短短一年中只剩下100多人。就在很多人选择放弃的时候,他谢绝了待遇更好的单位。徐銤不仅坚守着发展快堆的信念,还不厌其烦地游说身边的同事不要放弃,继续研究。

  为了更多了解快堆技术的进展情况,在夹江山沟里工作的徐銤每年至少出差20次,坐着绿皮火车四处奔波,有时一坐就是30多个小时,而且还常常因为没有座位站十几个小时。由于频繁出差,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有一次外出归来,女儿仰着头看着他的脸,竟然怯怯地叫了一声“叔叔”。

  蓝图凸显远见卓识

  时间定格在1986年4月的一天,200多位专家汇聚北京,共同商讨国家863高技术计划项目。徐銤也参加了这一次决定快堆命运的关键会议。经过各方专家的激烈论证,最终将快堆作为能源领域的项目纳入了国家863计划。从此,快堆犹如一叶搁浅已久的小舟,重新驶入了新的航程。

  1987年,徐銤从四川重回原子能院,带回的快堆资料堆满了当时他住的小屋。从此,作为国家863计划能源领域专家和快堆项目负责人,徐銤开始了他快堆事业新的征程。而这一干,就是20多年。

  1995年12月,经国家批准,中国实验快堆项目正式立项,徐銤担任总工程师。此时,我国快堆发展究竟要采用何种路线才最符合我国国情成为关键问题。经过多年研究分析,一幅宏伟的快堆发展“三步走”蓝图在徐銤心中逐渐清晰:第一步,建实验快堆,打基础,目的是建立装置,掌握技术,培养人才,开展实验;第二步,建原型快堆或示范快堆电站,实现工业应用;第三步,建大型商用堆,实现商业化推广。

  徐銤提出的这个技术路线大大加快了我国快堆研发的步伐。今年3月,日本发生福岛核事故后,全世界都在重新认识核电站安全设计。事实证明,徐銤在多年之前坚持的实验快堆固有安全性和非能动安全设计,充分体现了一个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和远见卓识。

  坚守诠释报国情怀

  2000年,中国实验快堆工程浇下第一罐混凝土,徐銤团队多年的研究成果终于从图纸变成现实。

  很难想象,一个多年从事科研工作,长年与数据、图纸打交道的老人,经常在十多层的厂房爬上爬下,检查施工和安装进展,处理技术问题。他的“005号”安全帽都布满了坑坑洼洼、大大小小的伤痕,几年来先后换了5顶。 

  就是这样,徐銤带领自己的团队完成了国家的嘱托——建好快堆,为国争光:建成了我国第一座快堆,建立实验装置40多台套;建设了我国第一个快堆设计和安全分析软件系统平台,开发软件程序近80个;建立了我国第一套快堆设计标准规范,制定安全设计准则36个,编制设计标准规范600余个;掌握了快堆设计技术,形成技术文件6000余册,技术报告2000余份,取得专利授权90多项,获得省部级成果奖50余项;形成了实验快堆规模的工程建设能力,实现了设备国产化率70%和自主建造、自主管理、自主运行。 

  徐銤慧眼识才,积极鼓励青年人勇挑重担,并扶上马,送一程。他为我国快堆事业培养了一批领军人物,许多人已成为国家快堆研究中心的学科带头人。

  徐銤生活简朴,住在使用面积不足60平方米的房子,没有装修,水泥地面,家具也很简单。单位多次要给他配备专车,他坚决不要。不仅如此,徐銤还将自己获得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颁发的突出贡献奖的10万元奖金全部捐出,设立了快堆科技创新奖。他常说:“国家已经给予我很多,我自己能办的事,就不要给国家添麻烦了。”

  短短3个小时的采访结束了。徐銤依旧骑着他那辆老旧的自行车,消失在原子能院通往家属区的马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