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jianguo87 的博客

力求在繁杂的世界中,提供一个心灵休息的港湾

 
 
 

日志

 
 

朱迪特——“中国公主的化身”  

2011-11-15 06:17:13|  分类: 国际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艾沃琳女士已年逾九旬。她的父亲苏里耶·德莫朗曾将中国针灸术引进欧洲,至今在法国被尊为中国医圣

  结识艾沃琳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事了,那时就得知她有个由父亲起的中国芳名——“春梅20多年来,每当秋高气爽之时,我们总要跟她一同约上女汉学家雅克丽娜·德斯贝鲁瓦,在巴黎的特洛卡德罗餐厅吃一顿午饭,席间多次谈起她父亲早年到中国的一件件轶事。

  流亡异乡——  

  山西秀才巴黎当家教

  有一回,艾沃琳讲述了德莫朗赴华前在巴黎偶然开始学习汉语的旧事:

  1864年,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天京陷落后,中国山西秀才丁敦龄为躲避清军镇压,应澳门主教加勒利之邀,到巴黎参加编纂一部汉法辞典。不料,他只身到达巴黎时,加勒利主教突然去世,无人接待这位远道而来的流亡者。恰于此时,巴尔扎克和雨果的好友、法国高蹈派大诗人泰奥菲尔·戈蒂埃在火车站,遇见无处可去的丁敦龄,遂将其接到自己家中,待为上宾。自此,丁敦龄便成了戈蒂埃之女朱迪特露易丝的中文家庭教师。有一年,年幼的苏里耶·德莫朗随父母在诺曼第省迪那尔度假,正巧与戈蒂埃一家为邻,朱迪特见德莫朗天资聪颖,便教他学习汉语。日后,德莫朗就是因为通晓中文,相继被法国海军部和外交部派到北京当翻译,进而深入探寻历史悠久的中华文明,尤其潜心钻研中医的针灸法,用法语写成《中国针灸》一书,传入欧洲大陆。

  朱迪特在《回忆录》里这样记述父亲与丁敦龄的相识:此公在巴黎陷入经济困境,不懂法语,戈蒂埃慷慨提出买船票送他回国,但这位中国秀才表示太平军残部受官方清剿,他曾参加反抗清军的战斗,有家难回。于是,出于同情,父亲邀他留在家里做清客,兼教汉语。1872年,泰奥菲尔·戈蒂埃去世,朱迪特依旧维持同丁敦龄的师生关系。丁敦龄于1886年离世,最后是朱迪特为老师举办葬礼,将其掩埋在戈蒂埃家族的墓地。

  吟诗作赋—— 

  法国才女承继中国梦

  法国罗伯尔辞典载道:戈蒂埃将一位中国儒生收留在家,向他女儿朱迪特传授远东文化。朱迪特始终对他的中文老师满怀感激之情,追忆逝者说:他用远方祖国的种种珍闻来滋润我的内心,我们一同诵读中国诗人的作品。他向我描绘那边的风土人情,奇幻般地讲述异国流传的神话,让我的想象里充溢东方光洁的梦境。多少年流逝了,但我不改初衷,依然是一个中国女性。

  中国山西秀才留给朱迪特最可贵的,是一位法兰西才女拂之不去的中国情结。据传说,戈蒂埃家族有东方血统,而泰奥菲尔·戈蒂埃这个天真浪漫派确实在他的诗歌《中国花瓶》里吟唱:我之所爱,远在中国。女儿朱迪特承继了父亲的中国梦,沉浸于丁敦龄向她展示的芸窗外垂柳依依,燕子在黄河畔翻飞的乌托邦境界。日后,她当选为法国龚古尔文学院院士。回首自己的成长历程,她颇为感慨地说:我是一个中国公主的化身。

  译书著述——  

  展现东方文明赢美誉

  这位中国公主的化身将她的法文名字音译为俞第德,取高尚美德之意,作为自己的中文笔名,署在给雨果的初版《玉书》上。《玉书》刊印于1876年,是朱迪特在丁敦龄指导下研究中国古典诗歌的心得结晶,书中荟萃了她翻译成法文的《诗经》和唐诗宋词百余首,诸如《将仲子》、《南山》、《鸡鸣》和李清照念武陵人远,烟锁重楼的《凤凰台上忆吹箫》,以情诗为多,约50首,组成书中译者最珍视的爱情篇。朱迪特·戈蒂埃在她所著《奇异的民族》里称中国是诗人天堂,中国诗歌为天赐之福。她是最早翻译中国诗歌的欧洲女诗人。《玉书》甫成,即被译成英语和德语,很快在西欧传播开来。奥地利著名音乐家古斯塔夫·马勒曾选取其中的中国古诗,当作其《大地之歌》的歌词,凝结成欧洲浪漫主义文艺的珠玑。可以说,一部《玉书》,不愧为文学翻译再创作的典范,流芳128载后,于2004年又在巴黎重版。

  泰奥菲尔·戈蒂埃生前以独特的美学观培育自己心爱的女儿,将之视为他文学生涯最后的希望。朱迪特·戈蒂埃没有辜负父亲的期待,努力光耀戈蒂埃文学创作中的东方特性,在翻译出版《玉书》后,陆续发表散文集《在中国》和描述中国、日本、伊朗、印度等亚洲国家社会历史的《帝龙》、《篡夺者》、《伊斯坎德尔》、《爱的郡主》,以及《征服天堂》等一系列异域小说,向欧洲人展现幻想的东方风情,在法国文坛频频赢得美誉,而这一切都跟丁敦龄对她多年的文化熏陶密不可分。

  今年,法国为纪念19世纪高蹈派诗坛盟主泰奥菲尔·戈蒂埃诞辰200周年,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人们从中不时恍见戈氏天之娇女朱迪特的倩影,想象近一个半世纪前中国秀才丁敦龄在巴黎同戈氏一家人的奇遇。往昔的俞第德,眼下的春梅,都对中国一往情深,表明天涯若比邻,人间有真情。以笔者所观,在纷纷乱世,总可能找到给受难者心怀以慰藉的港湾。患难遇知交,这或许恰恰是丁敦龄跟戈蒂埃父女结缘的真谛,也汇聚成滋润不同民族文艺创造不竭的源泉。

沈大力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